炉鼎记小说排行榜

第01集 第02集 第03集 第04集 第05集 第06集 第07集 第08集 第0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第14集 第15集 第16集 第17集 第18集 第19集 第20集   “你俩可不就是小孩儿(er)吗。”我媽(ma)说。   作者(zhe)有話要说:   “你吃啊。”他回過神來说。   “也不是,”唐书禾说,“也有在后台。”   于思海见状,看了我一眼(yan)。   我低着(zhe)头,聽见他说:“之前我对不起(qi)他……”   我的照片。   “草(cao),”于思海嘀咕,“这麽脆皮打什么架啊。”

  我坐在那儿看了一下午的联排。下午六點鐘唐书禾打卡一样给我发消息:“下班了。”   他说不用(yong)了放你那儿吧。我回来得晚(wan),扫了一圈发现(xian)桌椅都摆得差不多了,就想把黑板上的考试須(xu)知(zhi)什么的擦幹(gan)净,于思海陪我走到讲台边上,直接窜上了讲台旁(pang)边单放的小课桌,我正抬着胳(ge)膊(bo)擦黑板,嚇了一跳:“你他妈跟熊瞎(xia)子一样别把睿哥的桌子坐蹋(ta)了!”

  他终于松开手。   “粥我设了定時,”他一边对着镜子系衬衫扣子一边说,“你别忘了吃早饭,胃要不舒(shu)服的。”   我看不了,给他发:“别想那么多了,先(xian)睡吧。”   我:“……怎(zen)么還命题吵(chao)架啊,是不是还文体不限诗歌除(chu)外啊?”   我头痛(tong)欲裂,把手机扔(reng)到床上。   我把鼓棒接过来,看见唐书禾弯着腰坐在那里,胳膊肘放在膝盖上,有点疲惫的样子,他身后,刚跑完四(si)百米的体委躺在班长的腿上,以一种(zhong)抽(chou)大烟的姿(zi)势滋(zi)儿滋儿地歪(wai)着嘴(zui)用吸管喝可樂。我用鼓槌怼(dui)了怼唐书禾,让他也躺我腿上,我在他放在地上的袋(dai)子里捞来捞去:“你吃不吃点东西……哦(o),有巧克力。”   我:“……行吧。”   我们两个向小偏(pian)门的方向跑,那里人(ren)迹罕至(zhi),只(zhi)留下我们两个的脚(jiao)印,唐书禾被我拉着,两个人在雪里跑得跌跌撞撞,我听见他在我身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手心热热的,风(feng)把我们的头发吹乱了,雪被我们踢起来,在阳光(guang)下像碎(sui)钻一样闪(shan)耀地飞扬,在那些莽撞的、皎洁的旧光阴里飘了一会儿,又慢慢地落(luo)下去,轻轻地落回地上。   “本来我的东西就不多啊。”他说。

  我想了想,说:“嗯。”   谷静沉默了。

  他像被人拍醒了一样愣了一下,脸上的血色慢慢回转了。半晌(shang),他眨了眨眼睛,抬起手背擦了一下額头。

  他扁了扁嘴。   他的脸僵了一下,我说:“不用道歉,我只是想知道。”

  碰杯(bei)之后,大家也逐渐放开了自(zi)己(ji)的八卦(gua)之魂(hun),对我和(he)唐书禾展开了一系列夺(duo)命连环(huan)盘问,颇有闹洞(dong)房(fang)那味儿,不回答就喝酒(jiu),简直没有道理。我们俩被灌了好(hao)多酒,唐书禾乖(guai)乖地坐在那里被问各种奇怪的问题,红着脸小聲(sheng)回答,简直有求必應,我坐他旁边,偶爾替他挡酒。   “有点儿凉。”我说。   他嘆了口气,一边把点心渣往地上掸(dan)一边小声叨叨,翻来覆去地说怎么会踢了你呢,我怎么会踢了你呢,我往床上一躺,说:“你这是生理反应,别想了,要不我明天指(zhi)使路博文一屁股(gu)把你坐醒,咱俩扯平。”   刘宏博说:“其(qi)实他要是诚意够,可以试一试,反正你也放不下。” 炉鼎记小说排行榜   那么大动静,他家柯基早就被闹起来了,我竟然才注意到它就哼哼唧(ji)唧地趴在我脚边,我把它抱到膝盖上,搓它的头:“别吵你爸(ba)休(xiu)息。”   “……没事,”前面的孩子还在那挥着橘子糖唱歌跳舞的,我不知道怎么想的,伸手也拿了一盒橘子糖,对他说,“你吃糖吗?”   这一晚梦做得乱七八糟。我梦见窗户角落的玫(mei)瑰(gui)被路博文啃得七零八落,我又气又舍不得打,不知道怎么的就一定要找一朵一模一样的再摆上去,滿(man)世(shi)界找啊找啊,就是找不到,然后迷迷糊糊就好像还是三中的紫藤(teng)花架子下面,那个曾經亲(qin)吻我又砍了我见骨一刀的人此时还是少(shao)年,笑容灿(can)烂(lan)得让人心悸(ji),变(bian)戏法一样從(cong)身后变出一朵玫瑰,他轻声笑着说:“你扔掉也没关系。”   番外三,完。   谷静快(kuai)被气笑了,摆手说:“我不跟你们说话,刘宏博,你说。”   那大概是……唐书禾的一本笔(bi)记,日记,札(zha)记,随便(bian)叫什么都好,和工(gong)作有关的东西,他不会和这些放在一起。这里头的东西一定与我有关。

  我不答话。那司机怕唐书禾吐(tu)在他车上,开得飞快,车一下就窜出去了,我摸着唐书禾的脸,看着外边飞速逝去的光景出神,过了一会儿,我听见唐书禾的声音,他叫我:“路怀。”   “嗯,”我说,“关了。”

  我妈笑了一下,偏了一下头,很快转回来,繼续说:“路怀这孩子,死(si)心眼,但是很知道心疼(teng)人,但是你可能不知道,他有一段时间……有很长一段时间,他自己一个人,过得很難(nan)受,那个时候谁来心疼他呢,也没有谁,前两年他还自己一个人在外头,我那天碰巧给他打电话,他接起来声音不对,我问他在哪儿呢,他说胃病犯了在医院急診……”   他自顧(gu)自地说下去:“你也可以装作不知道,可以装作不明白,你今(jin)天……其实可以不和我说这些,然后好好地毕业。”   他这么一说我忽(hu)然想起来。   我挺感动,心说果然没看错,唐书禾人的确挺好的,干脆一点头:“行,那麻烦你了,中午一起吃饭?我请(qing)。”   “一下子没吃住劲(jin)儿,”我好像又出汗了,我说,“妈的,他回你不回我。”   菜传(chuan)得差不多的时候唐书禾走了上去。我放下筷子看着他。这时候,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亮了一下,我低头一看,是一个陌生人传给我的彩信(xin)。   唐书禾也十分茫然。于思海这时候转了过来,表情复雜地跟我说:“你小子,真他娘的是个人才。”   他皺(zhou)眉(mei),有点发愁的样子,重复了一遍:“你尽快啊,不可以不吃饭。”

喜欢炉鼎记小说排行榜这个视頻的人也喜欢···

txt资源下载更多>>